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應城風情 長江埠的臺故事

應城風情 長江埠的臺故事

關鍵詞:長江埠,臺故事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應城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
  • 感謝 yingcheng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6212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     臺故事又稱平臺故事、出故事,以藝術造型表現故事情節。臺故事的平臺用木料做成,高1 米,寬2米,長3米,臺面鑲嵌2寸厚的木板,板上鋪彩氈;四方安鐵環,備有兩根木杠,供4~8人抬著走。每臺一出戲,一次最多出8臺,一般6 臺,最少4臺。戲中人物均由10歲以下兒童裝扮,或坐或立。為了安全,每個人背后都有固定的撐桿掩于衣中。每臺故事,根據劇情,配有不同的道具,如"三戲牡丹",就得配上全套華麗的床帳;"水漫金山",就得配以紙扎的金山寺景。當時,如能被選中充當故事中的角色,無論對家長還是對孩子都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,因此許多孩子爭相當角,這樣,故事角色不用愁。至于花錢較多的行頭、道具,長江埠南、北兩頭比著添置,并各起有堂名,南為"永慶",北為"遠慶"。總的來說,兩邊的服飾都比較齊全,不僅有蟒、靠、劍、帔風等,還有男人頭上的冠盔,婦女的頭面。道具也很多,馬鞭、拂塵、棍、棒、刀、槍等一應俱全。 
  長江埠的臺故事,從每年元宵開始,南、北兩頭各顯其能,一直出到農歷四月農忙為止。何以延續這么長的時間呢?主要原因是:南、北兩頭比著"出",并且相互挖苦,因而越出勁越大,時間越出越長。南頭說:"長江埠長又長,我們出到麥子黃,嚇得北頭叫爹娘";北頭回敬道:"長江埠大又大,我們出到種棉花,嚇得南頭叫爹媽"。這一活動從清代開始已成為長江埠的老傳統、老習慣。每年只要春節一過,南頭以葉炳保為首,北頭以祁克武為首,就開始按各自的地域界限,分別找商賈富戶贊助。商賈可趁此機會搞"大開張",撈一把,因此也從來不在這方面吝嗇。北頭地盤比南頭雖小一半,人口也少一半,但北頭內行多,點子多,因此,出起故事來比南頭并不遜色。
  故事出臺,還得有配套的場面,無論南頭還是北頭,在整隊出發前都會周密安排。走在最前面的是龍燈,由兩條娃娃龍(僅六節),一個珠組成,即"雙龍戲珠"。南頭的龍是紅甲衣子,紅胡須,屬火龍。緊隨龍燈之后的是服飾各異的高蹺隊,再其后是"樂棚",即四方以四根竹竿撐著四塊繡花彩幅,內有10名樂手吹打著笙簫、鼓樂,邊走邊演奏著"八板頭"的點子,接著是彩蓮船、蚌殼精、推車,最后壓臺的才是"臺故事"。每臺故事,就是一出戲的造型,完全由小孩子扮演,一個個天真可愛,由四個人抬著走,兩邊還有四五人拿著竹板,摑得叭叭響,看上去象是湊熱鬧,實際上是每臺的防衛。整個隊伍浩浩蕩蕩,圍觀的人群蜂擁云集,沿街各店鋪先放鞭炮,后發芝麻餅(成筒的芝麻小餅),遞給臺上的小孩吃,表示慰勞。
  南北兩頭出什么故事,都是由各自的頭面人物依據具體情況商量、安排。有時也用一些旁敲側擊的故事。
  有一回,北頭出了十臺,即"一點紅"、"二進宮"、"三結義"、"四進士"、"五臺山"、"六月雪"、"七星燈"、"八義圖"、"九更天"、"拾玉鐲",分兩天進行,其后另有一個壓臺叫"吊金龜"。因南頭的頭面人物葉炳保小名"烏龜",北頭便用這出戲暗罵葉。次日,南頭用紙扎了許多蛤蟆的頭和尾,系在踩高蹺人的身前身后,看上去就象人騎著蛤蟆踩高蹺,旁邊另有兩人拿著鋼叉邊走邊喊:"陳家灣的人們,我們來殺蛤蟆羅!"其原因是北頭的頭面人物祁克武小名蛤蟆,加上南頭有個陳家灣,灣里許多人有吃蛤蟆的習慣,于是,南頭就借此回敬北頭。后來,北頭引用《封神榜》中廣成子用翻天印打龜靈圣母,扎了個大烏龜放置于臺后,并故意將紙烏龜壓塌一塊,謂之打"癟烏龜"。南頭即以"打"排出十臺故事:"打鼓罵曹"、"打金枝"、"打龍袍"、"打鴛鴦"、"打灶神"、"打侄上墳"、"打嚴嵩"、"打潼關"、"打登洲"、"打豆腐"。隨后,北頭又排了一臺"魁星點斗"(也稱"出天喜"),即以一根丈余長的竹竿牢牢地立于故事臺的中央,上面固定一把椅子,再將扮成魁星的小孩綁扎在椅上,下面由一個小孩化妝成包公,手扶竹竿,周圍有七、八個人作護衛。北頭這臺戲曾轟動一時。南頭接著推出一臺"鬧天宮",即在臺上架起一個象單杠的橫撐,兩端安有土軸承,讓一個小孩扮成孫悟空,在上面自由翻筋斗,圍觀的人跟著叫好。他們還安排了一臺"木老人車水"的故事,即一木制 "老漢",兩手系于水車的車把上,車下用白鐵盒盛滿水,臺底掩蓋著一個小孩,不停地搖動水車,以帶動木老人有節奏地前后拉動,如同真的車水一般。這種挖空心思的創意和制作無非是想壓住北頭。但北頭在戲劇方面也用盡了技巧:如"水漫金山",也真的把水搬到了臺上。
  為了使臺故事不但推陳出新,產生轟動效應,南北兩頭各自競相發動店鋪老板乃至一般居民出錢,到漢口購置服裝,配備道具,以爭高低。長江埠的臺故事,在競爭中長盛不衰,南北兩頭爭奇斗艷,各顯神通,故事也層出不窮,直到抗日戰爭爆發,才告一段落。
  1938年10月,日寇侵占長江埠后,鎮上的人四處躲藏,但南北兩頭的故事衣箱,因隱藏較好,損失不大。抗日戰爭勝利后,為歡慶勝利,民間藝人們又把服裝、道具清理出來,組織人馬玩了一陣。一年后,由于內戰全面爆發,長江埠地區的臺故事被迫偃旗息鼓。新中國成立后,人民政府在街道里建立的宣傳小組、文藝小組,以及后來成立的業余劇團,用的大多是昔日臺故事的服裝、道具。當時,為了配合黨和政府的工作,藝人們編排了一些新劇目,如"落虎口"、"歡天喜地"等,也演了一些老劇目,如"蝴蝶杯"、"反間計"等。1956年,慶祝公私合營時,人們又把過去的龍燈、高蹺、臺故事全套搬出,大熱鬧了一陣子。可惜的是,隨著"除四舊"的深入,以前的服裝、道具,包括組建業余劇團所添置的行頭,全部被付之一炬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臺故事有所變革,內容由木老人車水等傳統造型轉為現代工農兵造型,由汽車平臺代替人工平臺,頻繁出現在大型文藝集會上。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應城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0712-3228900 傳真:""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應城市海山創業園23F-2310室 郵編:4324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湖北航程網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""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花蝴蝶平特一尾